creepin'

[原耽] 今夜无人入眠

         温柔的夜色笼罩着白天喧嚣的城市,抬眼望向窗外,窗帘上的阴影是被路灯试探的痕迹,柔柔的扭动着身姿做出羞涩的回应。

又是一天凌晨了啊。

在不同应用间切来切去,白天忙里偷闲上着论坛的愉悦,像是逝去的风,再也追寻不到存在过的证据。真的,该睡觉了,不然怎么面对又一天的来去匆匆呢?
吉竹不断这样暗示着自己,可大脑却在不知名的情绪的蒸腾下,愈发清醒,手机还在兢兢业业的闪着荧光,屏幕上是刷无可刷的朋友圈,辉映着黑暗里愈发晶莹的眸子。

真的有点冷啊,深夜独自一人的房间。

“哦哦,抱歉,您没事吧。真是不好意思。”

吉竹忙不迭地向被自己洒上咖啡的路人男士道歉,从公文包里拿出纸巾诚惶诚恐的擦拭,那不可磨灭的污渍像是在嘲笑他失眠的后果。

“没有大碍。”醇厚的声音从额头上方传来,吉竹抬起头,第一次正视了这个因着自己注意力不集中而无辜受牵连的受害者。是个精明可靠的长相,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稍微削弱了过于锐利的眼型带来的压迫感,意外的显得很是宽和的性子。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先生。我们交换下微信吧,您看我俩赶这早高峰这都快迟到了,不如下次我请您在附近吃个饭,这次实在是过意不去。”吉竹坚持要补偿自己的错误。

男士稍显迟疑了下,也没忸怩,在人流中勉强交换了微信号,对着屏幕上可以聊天的字样,输入了“我叫秀则。”

对面几乎是立刻就回了句“我叫吉竹。”

相视笑了笑,就继续赶往自己的人生。

吉竹不放心,又多次审视了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和对面头像上的备注。是昨天那个帅气的男士啊。看着对面发过来的“这么晚还没睡啊?”不由得产生了些许心虚。不过是又一次的深夜放飞自我的朋友圈,在深夜总是格外脆弱,一些不曾与周遭朋友宣之于口的心事,也找到了倾泻的途径。

啊,真蠢,我忘了屏蔽这个新加的人了。不过,他还像也没睡的样子。

“。。。是啊。有点睡不着。”他飞舞着手指,回复道。

“哈哈,我也是。想不到你也是热火的粉丝啊。”

看着自己刚发的朋友圈里那条身为湖人粉丝堆里热火粉丝的自白,吉竹在无人的夜突然羞恼起来。

忍不住回了条“难道你也是?

“对!”

看着黑色的感叹号,吉竹有了继续聊天的欲望。随之增进的,还有两人各自对对方生活的渗透。男人间的沟通理解,仅仅是一个契机,一个彼此尽在不言中的点头,竟会惊奇的发现两人有如此多的相似。

吉竹惊异于秀则和自己的契合,率先抛出了三次的橄榄枝。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的多,不仅在同一大厦工作,是同一队的粉丝,也都有共同的失眠的秀则和吉竹,感情在一次次交往中变得越发深厚。

他们会相互督促着早睡,却都在发过晚安后失眠,想着对方今天的模样,为明天的再遇偷笑。

再然后,他们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他们的喜悦太充盈,竟是将满室寂寥给挤了出去。
今夜无人入眠,也会是欢喜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