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pin'

[吴鹿]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当我僚机吧!

  “鹿晗,你跟我出来一下好吗?”
  从电磁学作业中抬起头来,鹿晗带着一丝迷茫看着这个只和自己上过一学期线代课的同学,叫,叫什么来着?
  “我叫吴重,现在,嗯…就是有个事儿想问你…”两人出了自习室,来人却依旧声音小小的,倒像是害羞了。
  哦,吴重。
  看着面前的高大的男孩子露出小媳妇儿般的羞怯,鹿晗心里突然咯噔一声,这架势,不会是要向我表白吧?心里陡然卷起了风暴,酝酿了几番该怎样拒绝才能不伤害一个纯情少男稚嫩的心灵。
  这边鹿晗心思百转,没注意那厢已经细细小小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内个,就是,你能帮我介绍给你室友,宋楚尧吗?”
  “对不起啊,我有喜欢的……诶等等,宋楚尧?什么情况?”鹿晗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砸得睁大了眼睛,但又马上反应过来,来不及尴尬就被吴重真正喜欢的对象惊愕得收不起下巴。
  “哈哈哈哈楚尧这个垃圾笑死我了哈哈哈,让你天天笑我被男生表白过。”
  可怜吴重情窦初开,本想借着稍微熟悉些的同学接近喜欢的人,还惴惴着会不会因性向被鄙视,却不曾想遇到了个没下巴的蛇精病。
  他蹑手蹑脚地想要从鹿晗身侧偷偷溜走,无奈的还想着这条路算是没辙了,得想个新的,就被运动神经极为发达的某人抓住了后颈。
  这这咋还缠上了呢?
  只听到鹿晗用像是宣誓般的语调说道:“吴重同学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追宋楚尧,交给我吧!”
  吴重如获新生,看着他重新燃起希望散发光芒的双眸,鹿晗没由来地感到一丝心虚,但还是鼓了鼓无甚的信心“加油,我滋磁你!”
  
  自那日承诺帮吴重后,鹿晗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追人,索性搁浅了僚机的计划,加好的微信页面还停留在小字的“我们来聊天吧。”,就被狂轰乱炸的消息压到了最底下,再没有翻找聊天的欲 望。
  反倒是快周五了,吴重眼瞅着鹿晗那边杳无音讯确是再也坐不住了,怀着忐忑的心情发过去一条“在咩?”为了不显得太急功近利,留下不好的印象,还特意买了个萌,倒是没想到鹿晗在物理化学课上摸鱼的时候瞥到,想象了一下另一个同样高大的某人在自己面前这样说话的样子,小小的干呕了一下。
  但鹿晗马上开始认真思索起来这件事。本来是抱着好玩的心态答应帮忙,但是僚机这个事太过微妙,事成了皆大欢喜,不成闹得不愉快是再亲的兄弟情也挽回不来的。诶,早知道接下前跟那个谁商量一下好了。
  呀!我怎么这么依赖他了!不成,这件事我得自己决定,既然承诺了我就做到底!
  鹿晗马上在寝室群里发了条消息约饭,像是往平静的池塘里掷入一枚石头,原本因着上专业课而死寂的群立马变得喧嚣非常。
  周杨帆“稀奇啊!”
  唐子珏“鹿晗竟然在课上玩手机,不怕……”
  周杨帆“这不趁着他不在嘛,鹿小媳妇儿~”
  唐子珏“嗨!我说呢”
     宋楚尧“哈哈”
  看着这俩活宝一唱一和,就连一向高冷的宋楚尧也出来凑一脚,鹿晗默默反省了一下那人对自己的影响,但心里还是给了他们巨大的白眼。
  鹿晗“正经的!”
  鹿晗“快说!定个时间”
  宋楚尧“就今晚吧”
  看到正主都出来发话了,鹿晗连忙表示没问题。
  唐子珏“+1”
  周杨帆“+1”
  
  傍晚,夕阳斜下,天气转凉。
  鹿晗在三人夹击下偷偷摸摸地瞥着手机,以随时和吴重保持联系。
  唐子珏“鹿儿,干啥呢?哥几个还不能满足你吗?”肩上陡然多了一条胳膊的重量,鹿晗知道他这是误会了,收起手机,倒是心虚地没有像往常一样跳脚,只是嘟囔着“明明就和我一般高,合着这姿势您不累啊?”
  宋楚尧“爵爷说啥呢?”
  周杨帆“绝逼是小鹿又在找那谁聊天被dei着了呗!”
  呵呵,这次还真不是!
  吵闹着到了饭店,抓在点菜前一刻,鹿晗赶紧给吴重发了条消息,让他进来。
  “嗨,吴重!”同坐三个人都被鹿晗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鹿晗以拙劣的演技干笑着解释“这是吴重,计系的,我选修课同学。相见是缘,相见是缘,一起吃吧。嘿嘿嘿。”
  周宋唐三人面面相觑,有点琢磨不清鹿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出于礼貌还是邀请这个陌生人入座。
  吴重在喜欢的人和几个陌生人面前多少还是有点拘谨,放不开的缩成一团,坐在鹿晗特意给自己留的宋楚尧旁边,右边的那个人的每次呼吸都牵动着自己每一分心神,光是想到隔几厘米便是他透过薄薄的衣衫的体温就让他思怀激荡。
  左右都不是什么害羞的人,几杯啤酒下肚,唐子珏便放开了拘束,用刻意压低的声线,低沉道“哦莫,晗晗你这是要爬墙了么?”
  突然反应过来的周杨帆和宋楚尧笑成了一团,左边来一句低沉的“晗晗,你不要我了么?”右边一句“晗晗,你不爱我了么?”尾音因为躲避鹿晗扔过来的纸杯而带着浓浓笑意的上翘,丝毫没有压抑的嘲笑从四面八方涌来,堵得鹿晗过分的红了脸。
  吴重虽然不太懂他们在笑闹着些什么,但不妨碍他看着身边人开怀的笑颜,东倒西歪的上身时不时的撞在自己身上,不重的力度却感觉直渗入心底,带来酸酸软软的麻痹之感,他的指尖发烫,微微探出去想要搂正宋楚尧的身体,但还是轻喟一声,放下了手臂,看着四人嬉闹。
  
  虽然没有刻意引导宋楚尧和吴重相识,但是一顿饭几瓶酒的交情在这些男孩子眼里已经称得上是朋友了,几人相互交换了微信,倒也是渐渐熟悉了起来。
  为着约五人篮球,周杨帆破例把这个打球姿势贼溜三分球贼准的小伙子拉进了寝室群。
  鹿晗酸溜溜的蹭在旁边说:“另一个姓吴的还没这待遇呢。”
  周杨帆埋头打游戏想也没想就回了句“那哪能啊?吴大神和我们仨还有个群呢。”
  “……”
  “诶?雾草,我瞎说的,鹿晗你别逮什么东西就往我头上招呼!这,这没有的事儿!我们哪儿能出卖你啊!楚尧,爵爷,帮我说句话啊!”
  另外两队友感叹了下猪队友的愚蠢,默默拉上了纯白的蚊帐,龟缩在角落里降低存在感。
  龟龟!鹿晗平时看着力气小了吧唧的,怎么一到这时候跟吃了菠菜一样!
  转头毫不犹豫的把情报报告给吴大神。
  可笑!你鹿晗能像吴大神一样给我们力学作业抄吗?能像吴大神一样把计算机导论的图灵机变着三番花样给我们编完吗?
  趁着鹿晗去接这通越洋电话,从蚊帐里伸出两支胳膊,呼噜了一下被凌 辱完的小周的凌乱的头顶,为他掬了一把辛酸泪。
  以及,每次能治住鹿晗你这只妖怪的不只有吴大神了吗?不帮他帮谁!
  “你那边挺晚的了吧?”
  “……”
  “没有~我们闹着玩儿呢!听他们瞎说。”
  “……”
  “我想你了,嗯,真的想,每个头发丝儿都在想~”
  “……”
  “嗯嗯,早点休息,木啊”
  看着鹿晗电话里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一脸荡漾地挂掉了电话,将还有余热地手机贴近胸口的倒霉模样。
  周杨帆愤然问道“你怎么不说他!”
  鹿晗说话仿佛还保留着肉眼可见的波浪线“他啊就是想我了~”
  口区。
  
        和宋楚尧暧昧一个多月了,自己每天都去他们寝门口等他一起去吃早饭,还排出时间和他一起上不属于自己的专业课,每天除了必修课外,吴重简直是天天黏在宋楚尧身边,除了知道详情的鹿晗每次会心虚地避开俩人的独处,连神经大条的唐子珏和周杨帆两人都觉出一丝苗头,他还心中暗喜这么亲近是在他的默许下的,是对自己的接纳,接下来的表白自会水到渠成,可他没想过那人眼中的错愕会在瞬间颠覆自己的心情,现实被不带遮掩的拒绝的态度残忍的割开,他突然明白这一个月来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做的美梦,像琉璃的肥皂泡一样“嗤”的一声在明晃晃的照射下破灭。他甚至连再见也没说,也来不及看这个心心念念这么久的男人,就狼狈的逃离了这个一时气血上涌就表白的球场。
  恍乎间抬头,吴重发现自己已经走在学校情人坡上了,看着灌木里一对对隐隐绰绰的人影,苦涩才后知后觉的一点点泛上舌尖。音乐节的惊艳,相处时的悸动,被拒后的惶然,每一抹画面都在脑海里循环播放。
  吴重忍不住掏出手机。
  “鹿哥,我表白失败了…”
 
  躺在沾染了夜间凉气的草地上,看着远方急急向这个方向寻来的身影,安心与委屈竟一时齐齐涌上心头。
  待他近了,停下,吴重仍卸了力气般瘫在地上。
  “……我听楚尧说了…”一大片阴影罩在吴重脸上,背着光看不清表情。
  “…鹿哥,你开始为什么帮我啊?”
  鹿晗看他像是要深谈的意思,也学着他的样子仰躺着,看着星星在遥远的夜空。
  “我也就介绍你们认识,决定权还是在楚尧的。”鹿晗自不会把开始恶作剧的念头如实禀告的,左右也后悔当时的鲁莽,择了个中庸的回答。
  “…哦”良久,才传来身侧的浅浅的回应,像是下一秒就会飘散在风中。
  “我喜欢他,但也就只能这样了…我想。
  第一次见他,鹿哥,你知道吗?他唱着the night we met…”
  鹿晗耳边传来压抑的哼唱,不成曲调,但也能依稀听出是自己舍友练了挺久的为了音乐节准备的歌。他默然,偌大的天幕下俩人的距离好像更近了,一股难言的酸涩,爱而不得的苦闷从旁边无声地拢过来,攀上了鹿晗的躯体,将他的眼睛罩在巨大的玻璃球里,模糊了周围的一切。
  “我试过了!至少我TM试过了!”吴重终于吐露出出自己的心声,麦克墨菲的台词在夜间的静谧中,砸碎了吴重一直粉饰的平静。
       有些人是注定不会达成所愿的,是金钱,是权利,是亲情,是爱情。他,吴重,很不幸,就是其中之一。
  他曾坚信,付出就会有回报,可在感情中却永远是个不平等的关系。而爱情,终究,还是相互吸引啊。
  
  “现在几点了?”
  鹿晗出来的急,摸遍了全身也是没摸着手机,恍惚间竟是陪吴重躺在这儿这么久,那人怕是着急了。
  “快十二点了……我们回去吧。”
  起来时,吴重稍微有些僵硬,但还是在鹿晗帮助下站了起来,在风中摇摇晃晃的,高大的身躯透着出可怜的意味。
  在电梯门口的一个浅浅的拥抱作为告别,在他肩头拍了拍,鹿晗便闪身进了自己宿舍。
  果不其然,手机上一连串未接来电,刚准备回拨回去,转身便是三个舍友三堂会审一样把自己围在角落。
  “woc,吓屎我了!”
  “说!这么晚回来,把少男的心拾起来了吗?”
  鹿晗已经不意外他们都知道了,倒是安慰了拍拍宋楚尧的肩膀,“嘛,他没事了,楚尧你别想太多。”
  “次奥,我想太多!还不是你离了你男人,闲的给我拉郎!我喜欢妹子啊你有没有搞错!”吼完,又意识到是深夜了连忙捂住嘴巴,小声bb。
  “对…对捂住>人<,是我错了。”看鹿晗态度诚恳的道歉,宋楚尧本身就没有多少的火气也就倏忽不见。
  “鹿啊,你男银打了好多电话了,我们没敢接。”鹿晗鄙视了一下他们平常狗奉承的狗腿样,这会儿又格外诚惶诚恐的模样,闪身进了阳台,点了回拨。
  “老吴啊,刚没带手机,嘻嘻,我给你mua一个道歉了啊。”
  “……内个,鹿哥?”
  听到不是熟悉的回复,鹿晗手里的手机差点惊得摔在地上,连忙从耳边移开手机,哈,通话人吴重。
         “呃…对不起,我没注意。那啥,吴重啊你打电话啥事啊?”
  吴重不会说他还挺享受鹿晗的亲昵的语气的。“…就是想谢谢你,我以后不会打扰楚尧给他造成困扰了,麻烦你跟他说一下。”
  “诶,好嘞…”
  鹿晗也没多做安慰。自己虽然是没体会过失恋的感觉,但是不妨碍他体会到喜欢却不能在一起的这种酸涩。
     喜欢一个人就像嘴里长了个溃疡,心里止不住的冒着热气腾腾的泡,想要用舌尖靠近,一次次期待换来真心的疼痛,下次永远记不住教训。
  挂了电话,鹿晗沉默了一会儿,皎洁的月透过阳台的玻璃窗淡淡的流动着,似乎满腔的愁思无重诉说。
  
  谁,谁说的?
  明明就有啊!
  鹿晗从通讯记录里第二个联系人就拨了过去。
  这下他可以确定的喊
  “老吴!遇见你真是最幸运的事了!”
  
  来自大洋彼岸甜甜蜜蜜的顺毛结束,鹿晗捧着发烫地手机,打开门,跌出来三个听墙角的。
  唐子珏“唔,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背着手企图溜达回自己的床上,其他两人
  鹿晗到也没跟他们置气,毕竟这狗粮喂胖的又不是自己。去睡觉喽!
  
  嘛!喜欢一个人,多简单的事啊!睡觉的时候像是揣着一颗暖暖的心,吃饭的时候像是含着一粒甜甜的糖。
  或许这世上有那么多爱而不得,那么我和你心挨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