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pin'

mirror of Erised X鹿

  看不清楚的愿望还算不算愿望,
  读不明白的希冀还算不算希冀。
  为了满足幻想被发明的厄里斯魔镜,
  是否也无法填充无尽空白的心。
  
  “小鹿啊,以后你就在这儿住下吧。”看着埋着风霜的皱纹也无法掩藏说不尽的怜惜的脸,鹿晗终究还是咽下了我很好一类的自我安慰,虚抱了一下这个比自己矮很多的老人,这个在唯一亲人去世后还在身边的不熟悉的长辈,“好的,宋奶奶,我去门口把行李拿进来。”
  “诶,去吧去吧。我先去把菜准备准备,这以后就到奶奶这儿吃饭吧。你这孩子,唉…”说着又红了眼眶,却又受不了似的挥了挥手,拍拍鹿晗的手背,推开厚重的门,走了出去,留下鹿晗还立在昏黄的灯光下,保持着欢送的姿势。
  良久,鹿晗放下举在半空的手臂,将行李推了进来,这才细细打量了下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爷爷的遗产。远离城市的古朴小楼,一楼是一个大大的客厅,带着厨房和浴室,二楼主客两间卧室,楼梯大概是有一段历史了吧,彩上去嘎吱作响。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像是被泪水常年浸润的潮湿,有种令人在意的黏腻在鼻尖萦绕。屋里的家具还保留着主人离去时的模样,被仔细的用完整的布料包裹着,似乎还显示着过去的考究与繁华。鹿晗过去掀开沙发上的布,扬起满室轻尘,捂住口鼻咳了几声,也不在意干不干净,就转身瘫坐在了沙发上,头仰着看向大部分没被光照射的黑漆漆的天花板。
  整个屋子陷入了沉寂,连灰尘都放慢了脚步。
  怎么哭不出来呢?
  鹿晗在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这样问着。在听到爷爷死讯瞬间的不甘委屈不知道去了哪里,心里好像空白了一样,之前在意的不在意的好像成了久远的记忆,再也无法唤醒内心的一丝丝波动。
  就这样一直躺着吧…
  嗯…在这之前,自己好像答应了去那个邻居奶奶家吃饭啊。生拉进拽着从绵软的情绪中拔出,在简单的浴室里清洁了下自己,换上行李箱里不多的几件衣服,将脏衣服丢进洗手台,并没有找到洗衣机的鹿晗撇了撇嘴,用沾了水的手抹过污浊的镜子,向镜中的小脸张了个显得不苦涩的笑后,出了门。
  经过几天的清扫,这栋房子除副卧外总算是能住人了。鹿晗最后还是把自己做饭说出了口,宋奶奶轻轻耸动的肩膀倒让他更加过意不去,但终究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
  还有一个月,要在这儿待上一个月,就开学了。
  鹿晗躺在床上。但是大学又比这儿好多少呢?周围的喧闹不一样融不进去,像滴入油的水,格格不入。翻过身,把自己埋在散发着昨天的阳光味道的被褥中,手臂大张着,手指却突然触到一个拉环一样的东西,不自觉的拉动了些许,并不吃力,便转身起来,将拉环全部扯开。
  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鹿晗这样想着,抬眼却被墙上陡然出现的一面镜子惊了一下。这面镜子正对着床铺,从上到下,占据了整面墙的位置,周围是黑色的木艺,雕刻着不认识的花纹。虽然感到有点奇怪,但鹿晗还是被这面镜子的诡异
吓到了,伸手去探拉环,尝试把它再提上去,但这次艰涩无比。下次得去超市带点油回来,老东西就是这样。
  不过,想到自己一会儿睡觉的时候还得冲着这样一面镜子,还是有点让人惊悚的。鹿晗无奈的看了一眼镜子,却突然发现镜中的自己还是自己,只不过,手上竟托着一个油壶!
  他惊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油壶瞬间消失不见,镜中人也坐在地上惊诧地看着自己,反应过来背后出了一身白毛汗,却是越发不敢在这里待下去了。他从地上挣扎着站起,镜中的人逐渐消失不见,黑底白字写着“透过我看到的不是我的脸,而是我的欲'望。”
  看到这句话,鹿晗几乎是瞬间接受了这个略显奇幻的设定,稳住了心神,刚才的不安心与惶恐被不知从何处来的勇气所替代,他向镜子走了几步,轻轻抚上这行字。
  我的欲'望啊?我也很想知道。
  左右没什么伤害啊。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鹿晗盘腿坐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漂亮的脸蛋。
  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刚这样想着,镜子中的自己身后出现一个五官模糊的高大的男人,按理说他应该会被这样凭空出现的人影吓到,可是他却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
  镜子中的高大人影还在靠近,将坐在地上的鹿晗拥入怀里,两支手臂虚环着,像是一个温暖的巢,鹿晗不自觉的将手探向身后,可真实的身后存在的只有微凉的空气,那一瞬间的因着这个拥抱带来的悸动,被这种虚幻的凉薄击的粉碎。
  受不了了般,鹿晗起身,抖落满身脆弱,重重的碰门声将镜子关在黑暗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