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pin'

私心牛鹿

  “鹿教授好。”
  年轻的教授对打招呼的人微微一颔首,继续看向手中的资料,疾步走向748室。
  吴亦凡,男,23岁,a大金融系硕士在读,在前不久遭遇一场车祸后心脏停搏,经CPR抢救后苏醒,声称有NDE(near death experience)。
  鹿晗在718门前站定,将身上的白袍重新整理后,敲响了门。
  “进来。”
  门内传来的声音十分镇定,暂时排除因麻醉剂和术后并发症造成的语意模糊的情况。
  洁白的病床上的年轻人听到脚步声,从窗外明媚的街景上收回视线,对来访者露出一个浅笑。
  “吴亦凡同学你好,恢复的还好吗?我是鹿晗。想必你已经知道我来的目的了吧?”
  鹿晗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
  “谢谢关心,不过我的情况我想我的主治医师应该比我了解。以及,我愿意参与此次研究。”吴亦凡说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鹿晗,专注的眼神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那,这是承诺书。不急,你还有时间考虑”鹿晗在如炬的注视下并未表现出不适,自若的递出合同,“毕竟,这是持续八年的研究。”
  出于专业习惯,吴亦凡接过这薄薄的一张纸。
  感受到那道目光的消失,鹿晗心里还是轻轻吐了口气。成为心理学professor这么几年,各式各样的人也都见过,可这么有压迫感的还是第一次见,绕是有经验和学识加成,他心中也像是被针细细密密地刺了一下。
  “笔。”
  “嗯?”
  “笔。”
  鹿晗从回忆中扎起头来,强自镇定着从胸前口袋里拿出笔。
  看那颗被扎了绷带的脑袋埋下去签下飘逸的名字,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导师Mr.Collins曾经对自己说的一句话“You are always attracted to damaged people,Lu.”
  还记得自己瞬间就张口反驳“That is not TRUE!”
  然而,现在自己也无法确信吴亦凡这个看上去强大的男孩是否内心有着怎样的伤痛,直觉告诉自己这也许和他的车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要深挖一步,就可以接近真相,但是自己只是一个研究NDE的教授,他是一个参与者。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没有人有立场去关心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管你看到了,那人笼罩在多么深重的黑暗中。
  “你的车祸,是怎么发生的?”
  接过刚达成的合约,鹿晗状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果然,还是没法不在意啊。
  那人还在浅笑着,但却凌厉了起来,“我记得,条款里不包括这些吧!”
  “嗯。”鹿晗顿了顿,“是我唐突了,见谅。”
  “那我晚上探视时间时再来,会问你关于你的嗯,那段经历的相关问题。放松,都是很简单的问题。”
  吴亦凡向后靠坐着,闭上了眼睛,送客的意思不言而喻。
  问那样的问题,还是不受欢迎了啊。鹿晗摸了摸鼻头,退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本来交给手下学生就可以完成的任务,鹿教授亲自揽了过来,熟悉他的人就知道这意味着,他认真了,无法让这件事放任自流,至少,让他走近他。
  之后几日颇为稀松平常,自第一日鹿晗打破了两人之间的界限后,两人都缩回了自己的安全领域。对于每次吴亦凡在回复时的面无表情,鹿晗心里也悄悄叹了口气,这次触礁可能过不去了。
  最后一次的问题是关于NDE后对afterlife的看法。其实鹿晗看到这个问题就咯噔一下,他不是没有看到吴亦凡日益失去光采的眼神,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科室里不是没有人议论,正年轻的少年郎,竟没人来拜访,小护士们在背后议论的欢,一到跟前儿就都噤了声,只得手上勤快些,暗地里照顾着这个在病房里格外形单影只的男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