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pin'

【鸣佐】午夜狂飙

“美女,零点,在八角路赛车场,我接你去见识点儿刺激的。”旁边的T恤男一脸自得的揽过旁边哥们儿的脖子,冲着漂亮的女招待露出挑tiao逗的贱笑,酒气染的脸颊酡红。在四散的彩灯光芒下,这个神秘的提议似乎确实有了几分惑人的色彩

鸣人一口饮尽杯中浊液,烧进肚子里,带回久违的热意,听到吧台的妖yao艳姑娘熟练的回绝这种低段数的搭讪。男子讨了个没趣,看了看左边安坐的穿着西服衬衫的俊郎青年,面子上稍微挂不住,自顾自的急色道,“真的!美女,八角路的赛车呢,没有资格的人可连观战都不让进!我可有,哥哥带你去玩玩啊。”

鸣人站起来,把外套搭在肩上,没有理会后面还在纠缠的男女,径直走出了昏暗的酒吧。

赛车吗?还真想去见识见识。

把车停在不远处,鸣人把燃到尽头的烟扔在脚下,用还没换下的铮亮的皮鞋碾碎,风鼓起烟灰,飘向那传来阵阵摩托马达轰隆的废弃高架路。

倒还真是一个赛车的绝佳地点。

鸣人眯着眼,大略估计了下距离。走倒也不远。把外套抛回车里,解开到第三颗扣子,露出结实的胸肌,信步向高架入口走去。

“诶,兄弟。停下,把你凭证拿来看看。妈的,来这么早!”那儿早早等候的打扮痞气的小青年截住了来人。

鸣人在心里喟笑。还是托大了啊。没想到真进不去。啧。真是可惜。他摊摊手,表示没有什么入场观战的资格,转身准备离去,又被那人一把拉住,皱了皱眉,想要一把甩开搭在手腕的禁锢。

那人绕到鸣人前面,带着审视的目光在露出的部分逡巡,似乎在慨叹这身肌肉下蕴含着的蓬勃力量。

“不过,老兄。你今天可赶巧了,一季度一次的大型比拼。你要参赛了,只要博得头筹,嘿,你小子,以后在咱们这圈可出名了,什么香车美人,任你挑。”那个小痞子刻意隔的远了些,好避免自己抬头过于痛苦,但还是伸手够向鸣人的肩膀拍了拍,“我也是看你这身腱子肉不错,给你个机会。 ”

鸣人此刻也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的咧开了嘴,轻笑,“真是幸运啊,谢啦兄弟。”手扬了扬,向内场走去。

也是鸣人幸运,小痞子看着不正经,是个贪玩的,却因此是较早加入赛车俱乐部的几个成员,捞了个元老当当,秉着不做声的原则,一切活动被放在了地下,俱乐部是在悄无声息的壮大,可会赛车的也依旧是珍稀角色。觅得新鲜血液的人物任务落在少数人头上,巧了他就是其一。

小痞子看着远去的挺拔背影,颇有些洋洋自得,这次可为俱乐部叼来了一只不错的羊,调教调教应该不错。

“嘿,老三,你怕是没听说,今晚那位要来。你让他争第一,那不不要命了吗?”路过的小子挨着他悄声说道。

这...那可是位拼起来六亲不认的主儿。嘶。这下只能期望刚才那人没把自己那话当回事了。嗨呀,也是,有哪个人会像那谁一样拼呢?就一场比赛,还争个生死的,晦气。小痞子摇摇头,转身吼住下一个人,“把你凭证拿出来,听到没有!”

“啊咧,忘了问没车可咋弄?”鸣人自言自语道,为着现在的窘境挠了挠头,走到半路了,也没个人搭理,这下退出也不是,参赛也不是。罢了罢了,硬着头皮借一辆吧。

这个问号没在他脑子里盘旋太久,就被穿着橘色的高个壮汉拽住,像个棕熊一样拦住去路,“来这么早,参赛的?看样子还是个玩票的,没骑上自己的宝贝?”鸣人站定,把双手往裤兜一揣,桀桀的风把金毛吹得扑在脸上,漫不经心的神情颇有些肃杀的气氛,“啊,是啊,来玩玩。有车吗?兄弟。”

或许是鸣人这幅表情过于成竹在胸,高个壮汉也不敢怠慢。谁知道会是哪尊大佛,这次比赛鱼龙混杂的,又遵地下这规矩,不敢问平日里的身份。只得恭敬道“诶仓库那儿有几辆闲置的,好久没人用了,您瞅瞅?”

没想到刻意释放出的气势,为自己解决了坐骑的问题。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那段经历。思及此,鸣人不免发出一声嗤笑。落在壮汉耳朵里可就偏偏变了味道,他连忙解释,“大哥,我可没糊弄你。这...其他的参赛的都带了自己熟悉的,好用嘛不是?您,您这没带那可不就...嗨呀,这有的用就不错了。”

鸣人也不想再端着,久了,不免露出马脚,就状似不情愿地说,“好吧,这样也行。带我去吧。”颐指气使的姿态到时和那些年的那些讨厌的人学了个十成十。

大棕熊在路上也扯不开面儿闲聊,快步把鸣人带到起跑线附近的仓库,推出一辆半旧的摩托,“喏,这就是了。”

“呵,还算完整。”鸣人此刻倒是有心开个玩笑,缓和下气氛,没想那人讪讪地应了,就脚底抹油忙活自己的去了,留在那儿的一辆摩托和鸣人颇有些无辜。

眼前的金属物件,在莹莹夜色下透着机械的光芒,流转流转,印在鸣人蔚蓝的眼眸里不可谓不震撼。经典款QL660吗?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

长腿一抬跨坐上去,转动钥匙,鸣人试了试马达。唔,奇怪。外壳看着有些年岁了,是前几年的款式,可这马达听起来和世面上最新的也无甚差别。没有艰涩的感觉,甚至坐着也能感受到身下这头野兽咆哮着彰显自己的无尽力量。

现场这会儿来的人已经有些了,三五聚成团,吹嘘着上季度比赛的荣光。鸣人把车推到黑白的起跑线后面不远,也是从人群中穿过时了解到,这比赛说正规也正规,美女发枪者裁判一个不少,说不正规也不正规,在起跑线占个位置,发令枪一响直接奔驰出去便是,也难怪有些心里没底的早早来占个前排,让自己排名免了过于难看。

时针一刻一刻走向零点,参赛的车手时不时地发动,向后面的喷出自得的尾气,像是蛰伏的巨ju龙从幽深的洞dong穴中发出阵阵轰隆,他们会在一片议论声中高傲地扬起头颅,任由午夜的风席卷发尾,在脖颈出形成一丝丝张扬的弧度。

穿着暴露赛车服的姑娘们在一辆辆机械巨ju物间穿梭,扭着屁pi股把头盔递给每个出征的勇士,时不时被揽过去交换一个热re吻,轻翘了脚。

鸣人把刺儿头似的金发塞进鼓鼓囊囊的壳子,隔着厚厚的海绵垫突然听到一辆迟来的参赛者驶进的声音,伴随着全场的欢呼。“是那人,他来了!”

有些在意的偏过头,看着这个在耳边制造出轰动的男人。皮衣?哈,现在小青年扮酷真是有一套。

似乎是感受到头盔也无法阻挡的灼灼视线,那人也回敬了一个不满的瞪视。

年轻人啊,真是激不得。

不过,鸣人心思转了转,竟是一刻也不停的回想着那双他见过的最黑最亮的眸子。

发令枪倏忽响了,转瞬被抛在远远的身后,风沙卷起的波浪带着女孩白嫩的大腿,成了在观赛区人们眼中的残影。

追上他!

鸣人紧紧咬在那个男人后面,在跟着他几个极限转弯后,甩开了其他人。

风拍在身上,激起一片心跳。
听说加速的感觉会让人有陷入爱河的冲动。

鸣人看着前方的黑衣男子,心里明镜儿似的,他放的简直不是水,是一整片海,每每在快要超过他时一溜烟窜出去老远,甚至那被皮夹克包裹的瘦削身材都透露着游刃有余,在嘲笑着鸣人的力不从心。

“又是第一啊。”一看就认识的几个小伙计凑上来,接过来头盔,递上水拧开,巴结的姿态半点没被黑发男人看在眼里,他支起脑袋,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在人群中扫视片刻,正好看到人后一个金毛把整瓶水倒在脑袋上又狂甩的模样,嘴角神奇的抽动了一下。

旁边的女郎看着态度有松动,赶紧凑上去奉献自己白花花的胸xiong膛,还在感叹那个面瘫脸终于有欲yu求呢,就被喷了一嘴尾气。

鸣人听到旁边的刹车声,也是疑惑的抬起头,看着骑到自己身边的那个恶劣的家伙,甚至已经做好接受嘲讽的准备,就连他自己都被自己对那个人显得过于熟悉的估量逗笑了。

“喝酒?”鸣人听到那双薄唇轻启,吐出这几个字。

莞尔,鸣人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在胸前晃了晃。

“不过,这车?我先开到仓库里?”鸣人无甚阻塞的接受了提议,却在处理这辆免费得来的摩托时犯了难。

那人嘴角勾起一个浅笑,“这车,我改的,送你了。”

鸣人默了片刻,面前的好看男人的印象在心里突然有些琢磨不清了。“改的不错,谢啦...”鸣人手拍拍这架瞬间高级起来的摩托。

回身骑上,跟着佐助行驶在午夜的郊外。

佐助,呵,刚知道的名字。

下次,下次,一定追上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