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pin'

【鸣佐】恶趣味性转篇

性转预警!啊,我这糟糕的排版啊!

——————————————————————————————

佐助:我变成女的了。

鸣人:啊你有没有受伤?

佐助:没有,只改变了性征。

鸣人:怎么会这样啊我说?

佐助:可能解决麻烦的时候不小心中了什么奇怪的忍术了吧。

鸣人:那有什么方法变回来吗我说?

佐助:暂时不知。

鸣人:阿咧咧,大蛇丸那个家伙也没有办法吗?

佐助:你不是一向很讨厌他吗?

鸣人:事关于你,就算那个蛇怪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我说。你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佐助:哦,他说没见过,没办法,别烦他,只给我一个忍具袋。

鸣人:啊,里面装了什么?说不定有帮助啊我说。

佐助:诶,鸣人,住手。

鸣人:诶这个是什么?呃,经带啊,确实有帮助的吧。哇,佐助你打我做什么?

佐助:还我。

鸣人:唔给。那接下来怎么办啊?我去找小樱,看她们医忍有没有什么办法。

佐助:关于这个,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知道。

鸣人:说不定他们有经验丰富的见过呢?佐助你的性别,总要解决的吧。

佐助:我说过了,不要跟他们提,一个字都不要提,连我回来这件事都不要说!

鸣人:那你在村子里总会遇到他们的吧,虽然脸上没什么大变化,可身体这里日子一久在澡堂里都会发现的吧。呀,好软,真的有女性的器官了啊我说。

佐助:喂!手拿开!所以我准备一会儿就走。

鸣人:什么?你才刚回来就要走?不行!你还要去那个地方吗?要是再出了危险怎么办?下次我可不希望佐助又直接站到我面前,像是宣判一样通知我你受到了什么伤害,这样无能为力的感受,我绝不允许再次发生。

佐助:这次重吾他们会随我一同前去。吊车尾的,快松开我,你快把我勒窒息了!

鸣人:我不是吊车尾了,我有能力保护你,相信我,这次我和你一起。

佐助:,,,嗯。至于你,信上写的十万火急的事是什么?

鸣人:啊,那个呀,鹿丸他们说我应该和雏田多接触接触,增进一下感情。想问问你的意见嘛我说。

佐助:你和她,与我有什么相干。

鸣人:呜佐助,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这种事当然要征求你的意见。

佐助:我没意见,你待在木叶和她一起吧。

鸣人:啊什么嘛,说好我要和你一起去帮你变回来的嘛。诶等等我啊,现在就走吗?我还没收拾东西呢,佐助!

鸣人:呼,终于追上了。对了,佐助,你这次中术前是发生了什么?

佐助:把你的手从我肩上拿下去!臭矮子!那时,我跟踪一个目标到了一个小村子,在村舍的层层遮蔽下,渐渐无法感应到他的查克拉痕迹,欲返回时,不曾想落于一处正在施法的阵眼,阵的主人无处可寻。当时无甚大碍,哪知一日后就成了这样。

鸣人:那到现在,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我说?

佐助:除了胸部有些肿胀,其他倒是,,,喂,吊车尾的,你脸红什么!

鸣人:都怪佐助当时没有说清楚啊我说,所以我才直接摸上去的。

佐助:懒得理你。好了,就是这个村子。

鸣人: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啊我说,但是说不定有什么大阴谋呢。前面好像有一个旅店,不如我俩住进去观察一下情况。诶,巴嘎,臭小子,怎么撞了人就跑。佐助,你没事吧?

佐助:松开我,我没事。

浅井:啊,,啊对不起,小姐,请原谅我,有事在身,鲁莽了些。冲撞了小姐,实在是对不起了!

佐助:。。。无碍。

鸣人:切,臭小子,下次再犯,本大爷可绕不了你哦。哼。

浅井:是是是是是。两位再见。

佐助:鸣人,你记住,我是个男人,不需要你这样!
鸣人:对不起,,,佐助,看你这样忍不住就,,,我不会再这样了。


佐助:一间房,临街的,谢谢。

鸣人:佐,,佐助,一间房吗!?会不会不太,,,对不起,我错了。一间,老板娘,就要一间。

鸣人:这样的佐助真是可爱啊我说。

鸣人:对不起,对不起,内心的声音太大了啊,我错了的说。

浅井:鸣人君,我不会偷溜的了,请,,请把我放下来吧。

佐助:所以,就是这样?

浅井:啊,是的。我们村子古籍中记载了性别转换的忍术,是为那些内心深处是另一种性别而困惑的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每年,有不少忍者来这里偷偷的转换性别呢!

鸣人:哇,那佐助岂不是变不回来啦?怎么办啊我说?

佐助:把你的奇怪的表情收一收!大白痴!

浅井:啊啊,不是的。佐助酱,,呃呃佐助君,你身体的肌肉块渐渐在恢复,说明你体内的塞克斯hormone在恢复啦。可能当时因为佐助机缘巧合下打断了一次转变,造成不是永久性的了。

鸣人:喂,不要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佐助的身体一样啊我说,明明我才是这几天都睡在佐助旁边的人啊!

佐助:你很吵,闭嘴!浅井君,那我还要维持这个状态多久?

浅井:呃呃,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诶。具具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清楚,可可能因人而异吧。

鸣人:佐助,不要一上来就用千鸟嘛我说,离得这么近真的很痛啊!

佐助:我明白了,那。。。

浅井:啊等等,可能佐助君提高体内的塞克斯hormone的话会加快恢复的过程!

佐助:怎么提高?

浅井:就是,啊啊,怎么说啊,在长得像女孩子的佐助君面前完全没有办法说出接下来的话了啊!

鸣人:什么啊我说?跟佐助说不出来,就跟我说好啦。

浅井:(耳语中)

鸣人:!!!什么!这样!

佐助:我还是听到了。。。

鸣人:那佐助你。。你怎么看呢?浅井,谢谢你,不过你可以走了。

浅井:别开大,诶诶我走,我走。

佐助:。。。那就。。。

鸣人:哇,想到要和佐助做这样的事我就突然觉得下腹一紧呢,像是某种久违了的热血回来了一样,浑身的骨头都在叫嚣着想要和你交流一下呢!

佐助:不要。说的。像是。决斗。一样。不过,会不会在你插进来的时候我就变回来了呢?

鸣人:佐助,天呐,这确实是个问题,我不能在把我的xx放入你的xx的时候就长在你身体里面了啊,虽然想要一直感受佐助你的xx的温暖,但是不能动了的话,佐助你会很难捱的话。

佐助:那你动快一点就好了吧?

鸣人:说的是呢,我一定会让佐助感受本大爷的高超速度的呢!

佐助:差不多就行了,吊车尾的。我已经变回来了,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鸣人:为了防止复发嘛,我真是一辈子被你给拴住了呢我说。

佐助:哦?谁栓谁还说不一定呢?嗯~~啊。真是大白痴。

只是他们好像都忘了,某位科学家早就针对这个忍术作出应对的科技了呢。

shhhh。。。



评论

热度(3)